【www.hnzsgy.com--日记大全】

看着空中飘落的细雨,独自散步在街头,经过小街角落,不经意想起这里曾遗留着许多我们留下的脚印,承载着那些对过往的想念,只剩下无声的叹息在空气中蔓延,那些所谓幸福的脚步已悄然远走,空荡荡的十字路口,独自徘徊,不再有那些风景,也不会再有那些熟悉的人影……下面是本站为大家整理的,供大家参考。

  电台文本伤感


  当不能够再拥有你的时候,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有些故事,除了回忆,谁也无法保留;有些无奈,除了沉默,谁也不会说;有些东西,除了自己,谁也不会懂。因为爱你,我更自爱。因为爱你,我知道自己的存在。因为爱你,我在成长。因为爱你,我对痛苦和快乐都有了深刻的感受。因为我爱你,我才知道人生有许多无法满足的事,爱情总是痛大过于美。

  也许,人的一生会遭遇无数次相逢,有些人,看过便忘了路过的风景。有些人,则在心里生根抽芽。那些没有来由的缘分,缘深缘浅,早有分晓。之后如何修行,也无法更改初时的模样。爱情有时心甘情愿,有时却无能为力。爱久了,成了一种习惯;痛久了,心里有了一道刻痕;恨久了,思念成了一种别样的痛。有心的人,再远也会记挂对方;无心的人,咫尺却远似天涯。如果爱情停留在曾经,那么它只属于过去那个时间。

  思念就跟爱情一样是会耗尽的。无奈要分隔两地,一开始我想你想得很苦恨不得马上飞奔到你身边,再也不要跟你分开。后来的后来,我沒那么想你了,不是不爱你而是这样的想念是沒有归途的。我再怎么想你,还是见不着你,摸不到你,只是用思念来折磨自己。于是我知道,我得学着过自己的生活。就像世人说的:所有的结局都已写好,所有的泪水也都已启程,却忽然忘了是怎么样的一个开始。无论我如何地去追索,年轻的你只如云影掠过,而你微笑的面容极浅极淡,逐渐隐没在日落后的群岚。遂翻开那些发黄的扉页,命运将它装订得极为拙劣,含着泪我一读再读,却不得不承认,回忆是一本太残忍的书。

  还记得那时,我们没有山盟海誓,我们没有甜言蜜语,只有一片真心相对,只会把彼此在心间深藏,不求有来生,只要今世的爱在这樱花盛开的季节,抓住樱花绽开和凋落的美丽瞬间,让爱在瞬间中永恒,因为有人说,樱花的花开花落也许只是一瞬间,但在人的心中的爱却是永恒。

  懂你,是世界上最温情的语言。简短的词语,却包含了万千。因为深有体会,所以知你的负累,懂你的苦衷;因为感同身受,所以心疼你的真诚,珍惜你的感情。因为懂得,所以包容;因为懂得,所以心同。懂得,让心与心没有距离,让生命彼此疼惜。懂得,是生命中最美好的相通,最深刻的感动,最真切的告白。

  我们总是这样,悲伤时要一个肩膀,而开心时拥抱全世界。时光偷走的,永远是你眼皮底下看不见的珍贵。其实,每个人一生之中心里总会藏着一个人,也许这个人永远都不会知道,尽管如此,这个人始终都无法被谁所替代。人生如梦,心于何宿。你远在天涯,时间的交叉,带来屏前的多少遗憾,我们只有用这种形式传递情感音频,书写爱的篇章。字字句句凝聚着我的情深。你渴望我的爱恋,我渴望你的文字音符,我们共同渴望心中的共鸣...

  电台文本伤感

  大概是因为写了一些关于爱情的文字,我常常成为朋友们眼里值得信任的“爱情专家”。其实我不是,如果说我有那么多关于爱情的看法,不是因为我的经历有多么的丰富,而是因为我对于爱情总是充满了好奇和疑惑。人世间流传最广的故事,都不会远离爱情,只因为这本是人类生存繁衍的根本。一个人从呱呱坠地到长成懵懂少年,从青春岁月到白发暮年,一路边走边看的,无非是自己的爱恨情仇,悲欢离合。设想,如果缺少这个,就算许你长生,又有何味?

  比年轻女孩子痴长了几岁,也在自己的流年里经历着遗憾和喜悦。所以,今天就倚老卖老一回,给年轻女孩子们,一些建议。希望这些女孩子们,可以在自己的故事里,离幸福近一点。

  1、不要奢求一生只爱一人和很多爱书的女子一样,我读着纳兰容若度过青涩年代。一颗憧憬的心里,描画的爱情是:一生一世一双人。可纷繁喧闹的尘世里,很难允许这样的爱情。在我们年轻的时候,都相信爱情大于生命。而那个让我们痴痴念念的人,更是此生不再遇。可事实往往是,这个年轻时候你以为至死不渝的人,很多年后,你甚至淡忘了他的眉眼,而那一段情,也只是生命里某一站的故事。一生,短暂又漫长,你怎样确定你在最初的路口遇到的这个就是可以和你一辈子风雨同路,不离不弃的那一个?你怎样预测你期待牵手一辈子的这个,不会在人生的某一个路口遗失了你?再或者说,你又是否敢保证你甘心只与眼前这个人过一辈子一成不变的生活?爱情里没有绝对的对错。先放手的那个可能确实有点残忍,但也许这只是老天给你遇到下一个更适合你的人的机会。我们在一路行走,在每一个路口都可能遇到下一个同路人。所以不必一直执着于已经转弯的背影,你要向前看,才能给下一个迎面而来的他最美的笑容。

  2、如果真心相爱请一定要珍惜有些时候打败我们的爱情的不是情敌,反而是我们的虚荣,我们的敏感,我们的猜疑。人生里最难忘的记忆,往往不是那些平淡的小幸福,反而是遗憾,更加刻骨铭心。可是,为什么要等到失去以后才回味它的凄美呢?当我们还可以牵手的时候,当我们还可以拥抱的时候,每一次都不要敷衍,每一次都很用力,这样的爱情,即使有一天失去了,至少我们可以说,当初我很珍惜过。

  3、要幸福,还是要爱情?也许你会觉得矛盾,但其实不是。幸福是一架小马车,你必须适应它安定的节奏,然后规律地给你的小马一日三餐,不能急躁于它的慢和乏味。平淡,永远是幸福的代价。幸福就是一颗脆弱的心脏,经不起大起大落,所以,其实“养”幸福,很难。而爱情不同。爱情要的就是轰轰烈烈。没有生离死别,怎么看得到“直教生死相许”,没有悲欢离合,怎么看得到“除却巫山不是云”。爱情里,如果没有耳光,没有眼泪,没有情人血,就不会让人牵肠挂肚,纠缠心碎。一辈子总得有一次这样的疯狂,这样的奋不顾身,伤痕在所难免,怕疼,就别要爱情。

  4、别让爱情燃点太低年轻时代还是相亲年代,身边的朋友和我形成鲜明对比。很多女孩是起点低,基本上看着不恶心的都可以交往看看。而我,基本上是只见一面。其实爱情是件很伤人的事,我总怕日久生情。如果刚刚见面,或者刚刚开始一段感情,一发现不合适,就果断点放弃。也许伤人不至于太深,可是若深入交往,在双方都投入感情后,却发现找到了鸡肋爱情,食之无味,弃之不舍,倒真是恼人的事。不要轻易对一个人动心,但若真爱,就要认真。

  5、那个他,应该是这样的总有人说:随缘。我自己也说过,我爱上的那个和我当初想爱上的那个,其实差很多。有时候我们可能觉得不需要幻想,反正现实总有差距。可尽管这样,我觉得我们的心目中还是要有那么一个关于“他”的形象。外在的,内在的,平面的,立体的,或许找不到,但至少可以让我们对比一下最终爱上的那个人,到底有什么值得我们放弃曾经的标准。爱情,是一个瑰丽的梦,在梦里,有时候我们需要请理智走远点。但在梦开始之前和梦醒以后,我们还是得擦亮眼睛。

  6、爱的时候请果断,不爱也要果断爱情里最伤人的其实是犹豫。所以当有人问你,到底爱是不爱的时候,就凭心回答就好。不要去想结果,不要去想合不合适,不要去想应不应该,就问自己,爱,还是不爱。有些时候,也许这样的机会这辈子就这一次,与其守着留白清醒,不如浓墨重彩,哪怕这色彩只是伤痕的瘀青。如果真的不爱,那么千万不要勉强自己。不要相信培养感情的说法。爱情是身体内激素异常分泌导致的生理到心理的变化,自己是控制不了的。所以,说不爱的时候更要干脆。拖着,不是真正为对方着想。不能给爱情,那就绝情点。

  爱情,是生命里的一抹春光。有乍暖还寒的起伏,有无限春光的旖旎,有万紫千红的绚烂。这个世界上没有真正的南墙,就算我们真的不小心撞了上去,大可破墙而出。把所有的经历当作是生命里的章节,好好感受就好。永远不要对生命失望,不要对爱情失望。在你将眼睛锁定在某一个人身上时,不需要别的,只需要把你的右手按住左面胸口,看向前方,享受春光。

  电台文本伤感

  为什么要用失去来衡量爱情?

  在那两个词之间——爱情、失去 ,位在它们每一边的,是所有这些首先是如何发生的:另一个词:欲望。

  我无法拥有你的时候,我渴望你。我是那种会为了与你相见喝杯咖啡而错过一班列车或飞机的人。我会打车穿越全城来见你十分钟。我会彻夜在外等待,假如我觉得你会在早晨打开门。如果你打电话给我说“你是不是愿意……”我的回答是“是的”,在你的句子说完之前。我编织着我们可以在一起的世界。我梦想你。对我而言,想象和欲望非常接近。

  欲望常常是一种创造。我的意思是,我们两个被这种强大的感情重塑了。好吧,有时是我们两个,有时或许只是我,而这时我是你的跟踪者,你的精神病患,我是那个幻想失控的人。

  渴求某个对你没有欲望的人可以帮助你理解这种极其强烈的感情的本质;它更多地与我有关,而不是与你有关。你是我欲望的客体。我是主体。我是那个我 。

  当我们是彼此欲望的客体时,很容易明白在这愉悦的状态下没有任何负面的东西。我们成了浪漫的象征,我们实现了所有太过浪漫的幻想。这是它本来应该的样子 。你走进一间房间……我们的眼神相遇……从这第一刻起……等等。

  完全可以这样说:对于另一个人的无法抗拒的欲望包含着相当多的投射。我不相信一见钟情,理由稍后会变得清晰;但我的确相信“一见钟欲”。有时它就像性欲一样简单,或许男人在这点上更直白,但通常欲望是复杂的;是一系列的渴望和需要、希望和梦想,是整个宇宙无人居住的繁星在寻找生命。

  而没有什么比欲望感觉更像生活的了。人人都知道这点;血脉喷张,没吃白粉却像瞌药般兴奋。欲望是如有魔力、恍惚似的狂喜。当人们经常说着“我愿意再次堕入爱河——那最初的一个月,半年,一年”时,他们根本不在谈论爱情——他们的意思是欲望。

  但谁又能怪我们呢?渴求你令我感觉强烈,使我的身体如狐狸般敏锐。对你的欲望令我活在平常的时间之外,召唤我进入一场我想我从未有过的、与灵魂的对话,诱使我比以往表现得更好 ,像某个其他人,某个好人 。

  对你的欲望充满了我的心,就这样成了一种清除空间的练习。在这个混乱而拥挤、膨胀而喧嚣的世界上,你成了我的冥想点。我想着你,很少去想其它,于是我意识到了我所做的大部分事情有多么荒诞和徒劳。日常生活碎片般的状态最终变得连贯起来。不再飘散在时间和空间里,我被集于一处,而那个地方便是你。

  简单。完美。

  直到出了错。

  真相是:除非将欲望转化至爱情,不然欲望会令我们失望;它会做不到它曾一度做到的事;那些欢乐,那些战栗。我们的阵阵欢愉消失了。我们不再行走于空气中。我们发现自己回到了通勤列车上,靠自己的双脚站立。语言泄露了这点;我们说回到地面。

  对于很多人而言,这令人大为失望。当欲望消失,爱情亦是,恋爱关系亦是。但我仍怀疑爱会如此轻易地改变。不愿离别,爱着便能渐渐理解:所爱之人并非超人或世界小姐。

  我们生活在一种升级文化之中。我觉得这侵染了恋爱关系。当新模式更光鲜、更有趣的时候,为什么要守着去年的模式呢?人,如同物,在我们的社会中被丢弃;我们不再介意工作稳定性,我们不提供恋爱关系中的安全感。我们发表着要与时俱进的陈词,就好像我们要做一些新时代的聪明事,而这时我们真正想要的,无非是要解决掉这个女友 /男友 /丈夫 /妻子。

  我不想回到五十年代,那时候夫妻们不管怎样都在一起,但谁又能说那样的恋爱关系就容易?

  广告总是允诺新型号用起来更方便。当然,当你“升级”到下一段恋爱关系时,它也更容易些——在一段时间里如此。

  如果你漂亮或可爱,英俊或富有,一连串的恋爱关系会只有欲望而没有承诺。当性欲渐息,当最初的幻想消逝,我们开始在现实生活中看见,这另一个人并非我们的女神或救主。我们变得吹毛求疵。我们有了怀疑。我们也开始看见自己,由于我们中的大多数人在整个生命中一直避免面对自己,这突然的看见便令人不悦,于是我们怪责这另一个人,以便自己可以落荒而逃。

  换一个伴侣要比面对你自己简单得多,但关于爱情的许多奇事之一便是,它的确要求我们面对自己,这时它会给予我们坚强的性格,使那艰难的任务成为可能。如果欲望是种魔药,有立竿见影之效,(参见《特里斯坦和伊索尔德》),那么爱情便是个奇迹,其效果只有在时间里才逐渐彰显。爱情是恒久的。而欲望在此刻。

  一种升级文化,一种此刻文化和一种名人文化,在这里,富有而有名望的人们无止境的伴侣交换司空见惯,并不看重恒久。我们是新唐璜,我们的诱惑需要更快速更频繁,而我们把这些心灵之罪掩藏于欲望 性感的头条标题之下。

  唐璜——以拥有一千零三个女人而闻名,当然因其罪而被拖入地狱。欲望从不受宗教所爱。佛教主张清心,基督教把欲望看作通往肉体罪恶之路,看作对神的分心。伊斯兰教要求女人在公众场合遮盖自己,以免任何男人受刺激,危及他的灵魂。在犹太教的传统里,欲望毁灭了大卫王和参孙,一如当代的黛利拉仍然把她们的男人们调教得服服贴贴。然而,不该遗漏《圣经》里的那首叫《所罗门之歌》的情诗;它与任何一首此后所写的情诗一样浪漫,并在爱情的宫殿里为欲望正了名 .。然而,不该遗漏《圣经》里的那首叫《所罗门之歌》的情诗;它如同 ila,而且还相当正确。欲望美妙。魔药有时正是所需要的。你可以如你所愿,爱我,离开我,任何三十岁以下的人都应该经历许多爱和别离。我不是说欲望属于年轻人——当然并非如此——但当你正在长大时,你有很好的理由经常堕入爱河,就算只是去发现那根本不是爱。

  当欲望不再关乎发现,而只是一种避免爱情的廉价方式时,问题产生了。

  把欲望本身视为终点是不对的。色欲本身是终点,而假如这就是你要的全部,那么没问题。欲望更微妙,因为我怀疑它的真正功能是朝向爱情的,而并非去往另一个方向的借口。

  有一种基于科学的论断,把欲望理解为一种爱情的策略,一种社会稳定所需要的爱情。爱情是一种令人们聚在一起的方式,欲望是一种让人们彼此相爱的方式,该论断如是说。这种理论把我们最高的情感价值读解为物种保护。毫不奇怪,我憎恶这种解读,我更喜欢诗人的说法。当但丁在谈论爱情说它感动太阳星辰时,我相信他。他不像我们那样知道那么多关于苍穹的构造,但他知道心灵的复杂性。

  我的感觉是,爱情由欲望引领,欲望深化成爱情,它不仅仅是令社会稳定、物种生存的自私基因。爱一个人是条捷径,令我们得以了解成为另一个人是何种感觉。爱情冲破了我们习惯而顽固的自私,冲破了那种狭隘的、渐渐使我们闭塞的“以我为先”,冲破了无爱生活的死巷。

  有不同种类的爱,并非所有的爱都以欲望为始,但欲望在我们的感情中占据了一个有影响力的位置。它释放出的力量无视任何一种传统,跨越性别、年龄、阶级、宗教、常识和行为习惯。

  这令人振奋,亦有必要。它令人沉迷。如同所有强大的物质,欲望需要小心处理,而从本质上说这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

  几乎,但不是一定。荣格,由炼金术出发,把欲望说成是一只白鸟,当它出现时,应该一直尾随它,但不该总把它带到地面。简单来说,我们无法总是依照欲望行事,也不该如此,但压抑它亦令我们一无所获。追随白鸟是一种勇敢的方式,承认有些爆炸性的事情正在发生。或许那将炸毁我们整个世界,或许它会引爆心灵的密室。肯定的是,事情会改变。

  我并不认为这只欲望的白鸟对于我们大部分人而言,如令人自然兴奋的白粉替代品一样诱人。作为毒品的欲望比作为信使的欲望更粗俗。然而生活中的大部分事都有一个实际含义和一个诗意的含义,而有些时候只有诗歌才能回应。

  对我而言,当我信任我的欲望时,无论我是否按其行事,生活总会变得困难得多,但又奇怪地被照亮了。当我不信任我的欲望时,无论出于怯懦或常识,慢慢地我会进入阴影处。我无法解释这点,但我发现这是真的。

  欲望值得尊敬。它值得上那些纷扰。但它不是爱情,只有爱情才值得上一切。(文/珍妮特)

本文来源:http://www.hnzsgy.com/youxiuzuowen/93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