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hnzsgy.com--热门资讯】

走投无路晃悠些日子,我跟小周她们几个下岗的同事一块儿,组织起来卖冰棍。以下是本站小编为大家带来的任凭领导玩弄的下岗女工文章2篇,希望能帮助到大家!

  任凭领导玩弄的下岗女工1

  我呢是一个下岗女工,下岗以后四处漂泊以打工维持生计,做过很多的工作,看我的名字不难想象以前我也曾在饭店工作过,厨娘的名字就是对过去时光的怀念,但是现在呢,由于一些客观的原因我暂时在一家小旅店里做服务人员。小旅店众生相,小窗口大世界,这里有很多新奇有趣的故事每天都在上演,是以前我不曾接触的领域,在这里我有过烦恼,有过抱怨,也曾想逃避,但更多的时候它伴随我走过了快乐和充实。

  吵的越凶,爱的越深

  老板和老板娘经常为点芝麻绿豆大的事吵的面红耳赤,叫我这个在人家打工的左右为难,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说谁不好都有可能得罪另一方,为了保全饭碗,也就只好两边都和和稀泥,后来逐渐在他们的吵闹中我也总结和摸索出了经验,每当战火点燃,我便到楼上整理房间,任凭他楼下老板娘如何叫骂,老板如何阴阳怪气,和着什么东西稀里哗啦,我假装听不见不知道。

  隔壁的人家,女主人靠打工维持一家三口的日常生活,男主人经常几天不回家,偶尔回来便与女人因为穷日子大动干戈,女人自然不肯低头,大骂男人你一年才赚几个钱,还不够你打麻将输的,有脸回来说我,接着就是脏话出口,男人接着就会破口大骂然后动粗的,稍后女人鬼哭狼嚎。邻居住着不好意思假装不知道,外一哪天楼道里走个顶头碰的,一脸尴尬怎么好开口打招呼,故而就劝了几次,也明知道是无功而返,都道清官难断家务事,何况我连个官都不是呢!

  穷人因为日子过的紧吧,夫妻互相埋怨而干仗,富人因为钱多了,也常没事制造点麻烦挑起事端。今天早上是这么个过程,老板想让老板娘去买菜,他和几个朋友玩会麻将,老板娘怒道,今天冷我不去了,你去吧,去年冬天天那么冷我都买了一冬菜了,今年轮也轮到你了。老板来气了,让你干点活不是这事就那事,去年的事也拿出来扒小肠,有完没完你。老板娘一听老板说话的口气也来气了,大声喊到,就没完了,能咋的,能过就过,不能过你就换,接着爆粗口,国骂那是避免不了的。

  就因为买菜这点事,两个人就吵上了,按理说该有多不值,如果谁要愿意付给我银子,我愿意天天替他买菜,这算个啥事吗?

  老板一边开着旅店,一边开着饭店,另外还有两处房产,怎么也值个百十来万了,儿子也事业有成,听说年薪也十万来块,这多让人羡慕的一个家庭,就是爱吵个人仰马翻的。

  和老公说起这事,老公说,你别看他们吵的凶,吵完就跟没事是的,人和人的性格不同,行为方式不一样,江山易改,禀性难移,你喜欢宁静,别人喜欢热闹,你喜欢在博客里鼓捣文字,别人却喜欢在QQ里聊天偷菜,安安静静是日子,吵吵闹闹也是日子,我们过自己的日子,你就别给人瞎操心了。

  我呢也操不起这份心,也没资格替人家出谋划策,也就没事胡思乱想,想想呢老公的话也是有道理的,人家吵完了,第二天照样有说有笑的,这不知道的还真看不出此前差点你死我活的。可是我就是不明白了,骂的那么难听,恨不得对方立即死掉才甘心,这还是夫妻吗?如果换了是我一头撞死算了!

  夫妻之间因为彼此了解进而更应该互相理解,因为熟悉更应该彼此尊重,因为有爱更应该彼此宽容,相互扶持相濡以沫给人生完美的划上句号!

  我在孩子们面前低下头

  16个孩子一起入住了小店半月有余,一楼全部被他们包下,说是在本市一家最大的饭店打工,在等待饭店开业中。他们中大部分是90后的孩子们,感觉他们很自我,把自己利益放在第一,从不体会别人的感受,比如他们在走廊大声喧哗,打闹中撞坏了“地脚线”,老板警告了多次也于事无补,很难和他们相处沟通。

  我是有切身体会的,一楼是有公共卫生间的,但是孩子们多,我看着他们人挤人的在一个卫生间里刷牙洗脸,我说过多次,起来早的先洗漱何必一起挤,但是孩子们把我的话当做耳边风,是没有一个人响应的,非要等到开饭前拥挤不可,这些孩子们和我儿子差不多大,我真有些于心不忍,于是我好心的把他们叫到楼上洗漱,楼上是每个房间都有卫间的,趁着客人未住满我告诉孩子们悄悄的行动起来。

  但是孩子们很不懂事,很让我失望,以后不再经过我的允许,擅自溜到二楼捣乱,洗衣服的,洗头的,上厕所的,终于把下水道堵塞了,很可气孩子们竟然不理会,兀自我行我素,水流到了一楼,老板很生气,叫我把他们全都赶走,我说了几句气话“你们这帮孩子真不懂事,叫你们上楼洗洗涮涮是怕你们在楼下太挤了,为你们好你们也不给我涨脸,这水都留出来了你们看不见?”

  一个孩子说;“不是我整的看着我说啥?”其他的孩子也跟着随声附和也不是我整的。

  不是你们整的难道是过路人整的,推卸责任有意思吗?都下楼洗脸,以后不准上来了。

  孩子们嘁嘁喳喳都下楼洗脸去了,我们的厄运也从此开始了。

  孩子们无所事事的时候,可走廊打闹嗑瓜子,皮满地扔,房间里是备有垃圾桶的,但如若无物,每天就跟着他们屁股后头转。这还不算完,照个镜子也会在那亮堂堂的镜子上按个手印,外边下着很大的雪这帮孩子一会进来,一会又出去,把你刚擦完的地搞的面目全非,嘴巴也不闲着,呸呸的就在走廊里随地乱吐。

  本该在学校读书的年龄,也不知道这帮孩子们为嘛这么早走向社会,很多的社会经验全无,你说这种形象到哪不招人烦。老板赚人家钱另外是他的一个同学介绍来的,他是不会吭声的,虽然也很生气。可苦了我们了。我不得不忍气吞声的找个平时最能闹腾的孩子,顺顺的他的毛,我说;孩子你下次再吃瓜子的时候,把皮给阿姨扔在垃圾桶里,阿姨收拾起来也方便那,我把你房间的床单换下来阿姨给你洗了,就你一个人有这待遇,你在这洁净的环境里住着不比那脏了吧唧的环境好吗.这孩子吃软不吃硬,当即表示配合,从那以后他真的收敛了很多“恶习”。

  毕竟是孩子还是很好哄的,不能呛着毛来,现在的孩子逆反心理特强,要想他们顺从你不能来横的,用点计谋有时候也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我不得不在孩子们面前低下头。

  也许孩子们过早走向社会并不是一件坏事,同龄的孩子读完高中读大学,从学校出来的时候面对眼花缭乱的社会还幼稚的很,而这群孩子经过社会的检阅,被形形色色的人的教导,变得老于世故也说不定,这样的孩子现在还是吃得开。

  一对让人厌烦的小两口

  旅店里来了两位小两口,是做"大货"生意的,常年奔走在公路上,和我们老板混熟了,久而久之就成了我们店里的常客,没有生意的时候就把我们旅店当成了自己的家.

  这对小两口的特点就是胃口特好,一日三餐餐餐不落,上顿吃饺子,下顿吃红烧肉也吃得下,每天女主人都要出去一趟买很多的美味,然后这一天的时光小两口就足不出户泡在网上了。你去收拾他们的房间,常见男人“赤膊上阵”,女人“披头散发”坐在电脑前边张牙舞爪,那样子比游戏里的怪物更恐惧十分,桌上很多方便面袋,小食品袋,饮料瓶子挤在电脑屏幕前,和鼠标,喇叭,以及电脑的附属配置电源线等乱七八糟的东西参合在一起,分不清楚哪是高科技,哪是废物。

  地下到处是丢弃的垃圾,垃圾桶就在旁边,这对小两口就像没看见,床上也是被子床单抓的一团糟,枕头往往你要在地下才能找的到。当你聚精会神的为他打扫的时候,这两口子常常不知因为什么猛的大喊一声,吓的你一激灵,稍后醒悟,原来两人正打游戏打的兴奋。从他们的房间出来的时候手里往往是一整袋的垃圾,他们两口制造的垃圾基本相当于整个一个旅店的全部垃圾,老板娘私下里管他们叫猪,言外之意即是这两口子能吃又能埋汰房间,又可见老板娘其实也是烦这两个人的,但是赚人钱只有忍受的份,可是老板娘的比喻有误差,这小两口根本就不像猪,廋的反倒像猴,你说人吃嘛嘛香咋不长肉,这多少让我有些羡慕。

  从他们的房间里常传出”低音炮”震耳欲聋的声音,整个走廊飘荡着“慕容晓晓”,那“出卖我的爱,背着良心债”……高昂豪迈的嗓音,那声音极具穿透力,穿透了四寸隔墙飘飘悠悠荡到别人的房间,引的别的客人很反感进而找老板提意见。这小两口被老板教训了一顿收敛了很多,但是还是从房间里隐约传来“鬼哭狼嚎”的声音,老板不能再说了,得罪了人下回不光顾你的小店了,一宿60元,这小两口一星期最低能住5次呢。

  姐妹们私下里说,大货车出一趟活能赚多少银子呢?他这一天没有个100来块,也下不来日常费用啊?但是也不见人怎么忙碌,活的真潇洒,和人比咱是自愧不如哇!

  一对温州来的小哥俩

  这对从温州来的小哥俩是做塑料生意的,在北方有很多客户,每次来到我们这必住我们店里。都说温州人头脑精明,会做生意,温州人个个都不白给,所以温州人很富有。

  这话说的有些绝对但绝不是夸张,这对小哥俩每次来住店都能把80元一天的房间讲到60,60元一天的讲到50,混熟了之后,老板不等人开口就自己给人便宜了。尽管这房间日积月累的少卖了很多银子,可老板还是心甘情愿的让这小哥俩来宰他。

  包括我们一干干活的人也是很欢迎这对小哥俩的,我们的欢迎说出来是有些私心的。这对小哥俩的房间从不用我们来收拾,他们自己把被子叠的就跟军营出来的人一样,四四方方有棱有角的,而据他们自己说从没受过正规军训练.现在的被子里边填充物多是蚕丝,羽绒或者棉绒的等,软软呼呼鼓鼓囊囊的,盖在身上很舒服,但是叠起来就挺费事了,是怎么压制都不扁的,能叠出这种水平这让我们很佩服。

  再说拖地吧,别的客人都是翘首等待我们来做,这对小哥俩就不同了,他们总是趁着我们还没上班之前就自己把地板拖的干干净净,然后把垃圾桶放在门边,等我们来的时候只负责给他们一个垃圾袋就成,剩下的工作把垃圾袋套在垃圾桶上就由他们自己来完成了。我们也曾说过,你不用自己收拾卫生的,但是他们的话讲出来很暖人,不累,我尽量在你们来之前把房间收拾完了,不给你们添麻烦,怕和你们抢拖布浪费你们时间,你们的工作量也不小的。

  尽管这小哥俩的温州语言我们听着有些快而乱,但是如果他们放慢语调还是能听明白的,话不多但很感人,有这样处处为人着想的心他们做什么生意能不火呢,人家发财也是应该的。

  谁家的女儿请看好

  旅店是婚外情寻欢作乐的场所,也是涉世不深的男女堕落的场所。

  一个看起来20左右岁的小女孩与同她年龄相仿的男孩也成了本店的常客,看他们那稚气未脱的脸还透着单纯,竟也早早的接触了男女那点事,也许女孩不懂,也许男孩太野蛮,每次他们走的时候,床单上都留有肮脏的残痕以及星星点点的血迹。

  有一天男孩和女孩又来了,很快他们又走了,老板上楼看了一眼傻眼了。那床单,那被罩被鲜血染红了半边,竟渗到了床单下的海绵垫,老板急忙把我们叫了上去,我这一看差点没恶心死我,太不正常了,女孩在“特殊”的日子这个时候怎么能这么过分,也许他们不是恋人,也许他们之间存在着某种利益,也许很傻很天真,也许也许唉!很多也许无从知道.

  我承认那天我没好好吃饭,一端起饭碗就看见那红彤彤的血迹,后背往外冒着一股瘆人的冷风,电视里那杀了人血流如注的画面总是重复再我眼前,我不由自主的浑身直打激灵,如若不是老板亲眼看见男孩和女孩一同笑着走出去,我简直不敢相信人间会发生这么惨烈的喜剧。

  老板说,看着一个个表面都溜光水滑的,这背地里也是人摸狗样的。唉!我们不能说啥了,只是有些担心这女孩的身体状况,如若长此以往的,青春不束缚任它自由奔放,任它恣意妄为,等她彻底明白的时候这身体还不毁了。

  这谁家的女子,青春不是这样挥霍的,身体也不是随你糟蹋的,男孩不带你这样祸害人女孩的,这女孩的妈妈身为人母你有生的权利,也有刻不容缓的教育职能,拜托领回你的女儿好好看着吧,不然你也会后悔的。

  一个美好的梦想

  有个故事是说一个人走在深山里因路途遥远水源不丰而饥渴难忍口干舌燥,发现前方有一口井,井里的水清澈透明令他垂涎欲滴,此时他多么想舀一瓢清水来滋润风干的嘴唇舒缓疲惫的身躯。可是没有水源是引不上来井底的水的,就在他悲观绝望的时候,突然发现井旁边还放着一缸水,这雪中送炭使他刹那间什么都明白了,他先用这一缸水把井里的水引上来,待他如饥似渴的心满意足之后,又把那缸水接满了,如此一个接一个后人延续先人的赐泽,人人都记着不忘先辈的恩惠,人人都想着为后人接满了那缸饮水之源,如此人人就都不用望梅止渴了……

  我们旅店里常常有人退房的时候,忘记拿走诸如牙膏,香皂,毛巾等小物品,常来的人我就都给他们保存起来以备下次人来的时候再用,偶尔闪来的人我就把这些小物品放在卫生间里,留给后边住店忘记或者不愿意购买这些日常用品的人。但是我的一番好心往往被一些贪婪的人肆意践踏了,这让我很恼火,也让我感觉到某些人光鲜的外表下隐藏一颗丑陋的心。

  这样的接力赛往往事不过三,最长远的一回怕也没坚持到一星期,就被后来居上的那个人席卷一空。有很多时候我情愿他们是因为旅途匆忙而误装了在包里,并不是因为刻意想占些小便宜,毕竟那些东西不值几个钱,而且旅店买的那些东西也属质量不上乘的。留在店里是为大家应个急,拿回家里其实是很不实用的,毕竟它是过手货,有多少细菌粘在上边肉眼是看不见的。

  见得多了,有些事情往往是于我情愿背道而驰,我希望人人都是善良的,但是现实往往将我击的一败涂地,姐妹们奉劝我,该仍的扔掉,能用的自己用,比如毛巾自己留着做抹布,香皂留着大伙洗手,但是我始终还是改不了有想把这个爱心接力完美的延续下去的决心,有客人忘记拿走香皂我还是把它放在洗手间里,什么时候做到被剩下的香皂搓不出晶莹洁白的泡泡不能够再发挥它的优势,我的这个爱心接力赛再宣告结束。

  在梦想与现实之间虽然我一而再再而三的惨败,但是我有能力有决心延续这个美好的故事,我相信中国人不该是不都是丑陋的。

  任凭领导玩弄的下岗女工2

  下岗2113妹,别流泪,挺胸走进夜总会;陪大款,挣小费5261,不4102给国家添累赘;爹和妈,半生1653苦,老来待业很凄楚;弱女子,当自强,开发身体养爹娘。做美容,隆丰胸,中外功夫都学通;练内功,学口技,风情气质巧相配;跳探戈,走四步,各种喜好要对路;会矜持,巧放纵,把握时机才让弄;多撒娇,少贫嘴,揪准口味要油水;很舒服,也劳累,拉动内需创外汇。我的客,都要票,不是领导哪能报?谁敢说:道德坏,哼!我劝首长别休丑太太!他爱好,我奉陪,我和首长谁是谁?你敢讲:风气败,领导都夸我可爱!搞开放百业举,要比奉献我彻底;排隐患,除干扰,四大恶人都放倒;反贪局,纪委会,组织部门员警队。香风薰,美酒醉,红唇轻启罗裙退;骨头酥,意志颓,谁都为我当保卫;选靠山,定要牢,搞定书记第一条。活思想,多宣传,无私奉献数欢场无资金,无贷款,自带设备搞生产。不占地,不建房,工作只要一张床;无噪音,无污染,紧要关头小声喊;不添女,不生男,不给国家添麻烦;活经济,增影响,积累资金求发展。态度灵,技术精,挣钱方式要扪清;你舒服,我高兴,都要满意才稳定。我规矩,你谨慎,让你老婆当陪衬;你多讲,我多陪,咱两还分谁是谁;你弄虚,我实干,保证领导回头看。你买单,他打炮,帮你奉承大领导;你当官,我发财,若想温柔你也来。趁年轻,多积累,莫学前辈常後悔;不唯上,只唯实,首长教导我合适。

本文来源:http://www.hnzsgy.com/news/87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