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hnzsgy.com--个人简历范文】

相声如今也成为人们日常观看的项目之一,相声的表演艺术能够让人们开怀大笑、忘记烦恼。以下是本站小编为大家带来的相声剧本相声剧本范文 3篇,希望能帮助到大家!

  相声剧本相声剧本范文1

 

  甲:掌声不够热烈,我们可是说相声的呀!

  乙:人来得不少,我很欣慰啊!

  甲:多谢捧场!

  乙:第一次上台,很是紧张啊!

  甲:没事,反正他们也没买票。

  乙:不过啊,你还得瞅好了,小心哪个坏小子扔个西红柿、鸡蛋什么的上来。

  甲:敢!我发火的时候,额头可是有个“王”字滴!

  乙:感情你有这本事,秀一个,预先震慑一下!

  甲:在座美眉不少,别吓着人家了!

  乙:好,咱这就开练了啊!前天看日食了吗?

  甲:咳,别说了,500年才一次的日食,就碰见个阴天,啥也没看着!

  乙:那是够背的!听说人家印度看日食还踩死了人呐!

  甲:我们家附近,也有人报警说大桥下放了两颗炸弹,武警公安去了不少!

  乙:呦,这事报纸没说啊!炸了没?

  甲:排弹专家发现一个布袋子,这么大,拆开一看,一个大纸包!专家一层一层地这么剥开,你猜怎么着?

  乙:炸了?

  甲:咳,还真是两个大炸弹:4个2,和一对王!

  乙:咳!这要是斗地主的时候炸出来,得翻四倍!

  甲:咳,这不是吃饱了撑的嘛!唉!

  乙:怎么说得好好的,就叹气了?

  甲:刚参加一个同学聚会回来。

  乙:在哪聚的呀?受啥刺激了?

  甲:动物园!

  乙:干吗去那?

  甲:这不只有到了那里,才觉得自己是个人啊!

  乙:咳!金融危机,手头吃紧?

  甲:咳,从来就没宽裕过!昨天遇小偷了,打开我的钱包:只有五块钱,当时就泪如雨下,倒找我了五块:他说:“这世道,都不容易啊!“

  乙:咳,这小偷还挺仗义!那你郁闷个啥!

  甲:还是郁闷,今天本来想请假来着!

  乙:好好地请什么假啊?

  甲:你看,我请假条都写好了,这么写的:敬爱的领导,我因心情不好,特请假三天,望批准!

  乙:估计你交上去,就可以休长假了!

  甲:那是肯定的!

  乙:绕了半天,到底这聚会怎么刺激你了?

  甲:唉,你是饱汉不知饿汉子饥啊!

  乙:我明白了!想娶媳妇了!

  甲:咳,我倒不急!一个人多逍遥!

  乙:那谁急啊?

  甲:我妈!她说:娃啊,你也老大不小了,有女朋友了吗?我说没有,她说可以有,我说真没有!

  乙:那你找去啊!

  甲:我说了,小时候你不让我早恋,一点经验没有,现在好女孩都让你这样的小流氓先下手抢跑了!

  乙:咳,这是怎么说的!你得从自己身上找原因!

  甲:也不全赖我,国家统计局说了,中国男性占全国总人口的52%,女性占43%。这么大的缺口,是说找就能找着的吗?

  乙:呦,不对啊,52%加43%是95%啊,还有百分之五呐?

  甲:你不认识李宇春啊?

  乙:小心这里有玉米上来扁你哦!

  甲:嘿嘿,口误口误!

  乙:有缺口,更得主动出击!

  甲:算了,为促进中国的晚生晚育工作,本人决定:暂时不和异性朋友接触,谢谢合作~

  乙:别,别这么消极嘛!你这小子一表人才,虽然比我差那么一点,绝对不至于连个对象都没有啊!

  甲:我也纳闷啊,不跟你吹牛,小时候老师讲解“帅”的含义,太抽象了,同学们百思不得其解。老师急得没法没法的,忽然看见,灵机一动:乙xx,你上讲台来,哇,同学们马上恍然大悟:帅,原来可以这么具体啊!

  乙:那怎么搞得现在倒退了呢?

  甲:我琢磨着吧,肯定是我太优秀了,月下老人就想帮我吧,死活就是找到棋逢对手的女孩!

  乙:不吹牛,你会死啊?

  甲:咳,实话说了吧!现在女孩不是现实吗?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可是没有房子,你连坟墓都进不去的呀!

  乙:也有眼光的,也愿意有潜力股的。咱单位这样的好姑娘不少嘛!

  甲:兔子不吃窝边草,再说了,单位内部恋爱就得走一人,这不是砸自己饭碗嘛!

  乙:那社会上就找不到一个有眼光的?

  甲:人家社会女孩说了:现在不流行炒股了,风险太大了,圈套太多!

  乙:那倒是!股市又开始忽悠我们老百姓了!

  甲:所以啊,人家说了,还不如找个做豆腐的,做硬了是豆腐干,做稀了是豆腐脑,做薄了是豆腐皮,做没了是豆浆,放臭了就是臭豆腐。总之不会亏!

  乙:咳,谁家的闺女这么贫呐!算了,我给你介绍一个!

  甲:好好好!谁啊?

  乙:我老家的一个远方孙女!

  甲:你诚心占我便宜不是?

  乙:得,不要就算了!

  甲:算了,为了终身的幸福,就让你占点便宜!漂亮吗?

  乙:配你那是绝对是鲜花插牛粪!

  甲:那我们啥时候办事合适啊?

  乙:你太急了,八字还没一撇!

  甲:那赶紧安排我和未来的媳妇见了面啊!

  乙:那女孩过几天才回北京,要不这样吧,先让我大侄子和你见个面?

  甲:你的大侄子是我的老丈人,你也太黑了!

  乙:废话少说,我可是很认真的!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甲:好吧,姑且相信你一把。

  乙:我这大侄子啊,为人很现实,你得把他忽悠晕了!不然没戏!

  甲:装大尾巴狼?我的特长啊!

  乙:别说大话,咱就这里操练一下!

  甲:好!

  乙:好,这就开始啊!姓什么啊?

  甲:免贵姓x!

  乙:哪儿人啊!

  甲:北京本地的!

  乙:家里几口人啊?

  甲:三口,我爸我妈,本来吧,我是双胞胎,夭折了一个。

  乙:呦,太可惜了,咋死的?

  甲:洗澡淹死的!别人吧,都以为我是那个活下来的人,其实活下来的是我弟弟。那个淹死的人是我。

  乙:我看你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脑子进水了!

  甲:父母干吗的啊?

  甲:上班的,业余搞点房地产开发。

  乙:你这小子,让你装逼,可没让你撒谎啊?

  甲:我家不是最近自己盖房子嘛,可不就房地产开发!

  乙:算你狠!在哪工作啊?

  甲:国资委下的一个单位。

  乙:啥单位?

  甲:中国锻压协会。

  乙:是国家单位吗?

  甲:那当然,不然能叫中国锻压协会吗?你们小地方有敢叫中国什么公司的吗?

  乙:那倒是哈!

  甲:我们上面是国资委,国资委上面是温总理,就隔着两级!

  乙:那你们和温总理办公的地方不远?

  甲:不远,他在西城,我在海淀,隔壁到隔壁的事!

  乙:小子,行啊!锻压是干吗呀?

  甲:哎呦,您可问着专家了!你知道人为什么能站立,而且还能挑能扛吗?

  乙:骨架子好啊!

  甲:聪明!锻压就是生产飞机、轮船、兵舰、汽车上的那些受力的大梁、曲轴、连杆,要是没有锻压,制造业就好比一个没有脊梁,只剩下一堆散肉。

  乙:这么厉害?

  甲:那当然了,中国要造航母,大飞机,还有大炮,没有锻压行业就玩不转。

  乙:哎呦,吹牛吧!

  甲:不说远的,您家里的冰箱、电视机的壳子,锅、电饭煲啊,还有汽车的身体啊,底盘啊大部分是锻压出来的!

  乙:这倒也是啊!

  甲:我们这行业,是最古老的行业了,从第一个猿人用石头敲击果子开始,就已经具备的打铁了雏形了!

  乙:哎呦,还扯到原始社会了!那你们单位干吗的啊?

  甲:促进行业交流,引导锻压企业发展啊!

  乙:别整口号!

  甲:具体说吧,协会就好比一个俱乐部,把锻压企业的负责人召集在一起,搞些展览会啊,会议啊,搞点杂志啊,网络啊什么,让他们相互认识,相互忽悠,你卖东西给我,我从他偷学点新技术,你好,我好,大家好!

  乙:和那说媒的,拉皮条的差不多嘛!

  甲:还让您说对了,协会就是搞拉郎配,就是靠交流信息,撮合企业相互合作为生!当然了,协会会员普遍有困难了,有委屈了,我们可以集中一个声音向政府诉苦啊!税太重了,减点税吧!不然企业一个个诉苦,政府哪听得过来呀!

  乙:还不错!你都干些啥啊?

  甲:啥都干!陪着领导没事去地方政府和企业视察视察,喝点小酒,都是一把手陪着!带着企业去国外考察考察,搞搞展会,到哪都是呼风唤雨的!

  乙:呀,电视上说的公费出国旅游腐败,就是你们搞的吧?

  甲:哪有,我们是真的带企业去学习考察,现在中国人进步太快,洋鬼子都不让我们去参观学习了。

  乙:洋鬼子太坏了!

  甲:怨不得人家,是咱太聪明,学得太快,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嘛!

  乙:何以见得?

  甲:你没看报纸吗?人家欧洲跟温总理说,(洋腔洋调)mr.wen,你们保护知识产权太不力啊?温总理也说,何何以见得?欧洲人就说了,我们总共就生产了六辆法拉利,六辆!可是,光在你们中国就有七辆,你说,让我们咋整?

  乙:好好好!你这小子花言巧语,怕是靠不住啊!

  甲:(低头羞怯状)其实我这个人吧,挺老实的。

  乙:真的?

  甲:真的,我这辈子就只讲过刚才那一句谎话。

  乙:那可不行,我可不放心把闺女嫁给你!

  甲:您就放心吧,知道我结婚了,第一件事是干嘛吗?

  乙:干吗?

  甲:把办理民政局办理离婚的部门,给炸喽!想离婚找不着地儿!

  乙:小嘴挺甜!家里条件怎么样?

  甲:不蛮您说!我家里很穷,我很穷,我们家的司机很穷,我的厨子很穷,我的保姆也很穷!

  乙:呵呵,太谦虚了,爹妈搞房地产的,还雇着司机厨子,说家里穷,谁信?

  甲:(向观众)其实我们家的司机就是我自己,我的厨子是我妈,我的保姆是我妈,这傻老头!

  乙:一个月挣多少钱啊?

  甲:宇宙之大难以想象,地球只不过是宇宙中的一粒尘埃,何必为钱这么庸俗的身外之物而烦恼呢?

  乙:别跟我整虚的,到底多少?

  甲:老刘,你这不厚道了。协会规定工资背靠背,领导都在下面坐着,你是不是诚心让我丢饭碗啊!

  乙: 哈哈,好,最后一个问题,小伙子有什么理想啊?

  甲:花不完的钱和泡不完的妞!

  乙:我呸!

  甲:回报丰厚的事业和刻骨铭心的爱情!

  乙:有出息!

  甲:怎么样,回答得不错吧!你那远方的孙女是真的还是假的啊?

  乙:当然有,还真是很漂亮,只是有点小小的毛病。

  甲:什么毛病?

  乙:咳,也不是什么大毛病,和你倒是蛮般配的。

  甲:是哑巴,还是聋子啊?残疾我可不要!

  乙:人不是很聪明。

  甲:咳,我当是什么?漂亮的女人有脸蛋和胸脯就行,要那么聪明干吗?

  乙:那我就放心了,实说了吧,这女孩啊,左脑子全是面粉,右脑子全是水,一动脑子啊,就是一脑子的浆糊!正好装你这饭桶里!

  甲:咳,去你的!

  相声剧本相声剧本范文2

  甲:哎,我来跟大家说个事儿啊,我昨晚作了个梦,我这梦啊!特别奇怪,我梦见我这五官啊,从……

  乙:哟!脑袋。

  甲:哎。

  乙:哈哈!哈哈!

  甲:你好,你好!

  乙:您还认识我吗?

  甲:我可不敢认啦!请问您贵姓啊?

  乙:我姓眼。

  甲:姓……姓什么?

  乙:姓眼。

  甲:百家姓有你这姓吗?

  乙:头一个就是啊。

  甲:哪句呀?

  乙:赵钱孙“眼”。

  甲:没听说过!赵钱孙“眼”?赵钱孙李!

  乙:啊,周吴郑“眼”!

  甲:周吴郑王。

  乙:冯陈楚“眼”。

  甲:你别“杵”啦!你不怕“杵”瞎啦?

  乙:不,我……

  甲:你叫什么名字吧?

  乙:我叫眼睛。

  甲:眼睛?

  乙:哎,对对!

  甲:哎呀,您说这人有叫眼睛的吗?啊?

  乙:那你这部分叫什么?

  甲:别摸!

  乙:不,我就问问。

  甲:摸坏了,哪儿配这零件儿去呀?

  乙:你这叫什么?

  甲:我这是眼睛。

  乙:我就是您的眼睛。

  甲:您就是我的眼睛?

  乙:对对对。

  甲:我这眼睛长的跟带鱼似的?你上这儿干吗来啦?

  乙:多日不见,怪想您的,我来看看您。

  甲:哎哟!谢谢您,您找个地方坐下看。

  乙:啊,坐下看。

  甲:我接着说我这梦啊。

  丙:哟嗬!您在这儿呢?

  甲:怎么又来一位?

  丙:您好!您还认识我吗?

  甲:你也问我这句呀?不敢认啦。

  丙:哎哟,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啦!

  甲:请问您贵姓呀?

  丙:我姓鼻。

  甲:啊,姓……怎么这姓都这么别扭啊?姓鼻,百家姓有您这姓吗?

  丙:有。

  甲:哪句呀?

  丙:赵钱孙“鼻”。

  甲:去!没听说过!赵钱孙“眼”!咳!“孙眼”他说的!你叫什么名字吧?

  丙:我呀,叫鼻子。

  甲:鼻子。

  丙:啊,我就是您这鼻子。

  甲:坏啦!我这鼻子也下来啦!你上这儿干吗来啦?

  丙:多日不见,怪想您的,我来呀,闻闻您。

  甲:闻我!去去!甭闻啦!坐那儿,坐那儿。

  丙:哎,哈哈。

  甲:我这梦啊!

  丁:哟嗬!

  甲:怎么又来一位?你好,你好!

  丁:您在这儿呢?您还认识我吗?

  甲:怎么全问我这句呀?我不敢认啦!

  丁:您真是房顶上开窗户——六亲不认啦!

  甲:请问您是谁?

  丁:我是您的耳朵呀!

  甲:我耳朵也来了。

  丁:下来啦!

  甲:哎约,您上这儿干吗来啦?

  丁:多日不见,怪想您的,我到这儿来听听您。

  甲:听我?您坐这儿听!我这个梦啊,

  戊:哟嗬!您在这儿呢?

  甲:啊。

  甲、戊 您还认识我吗?

  戊:哎!这位怎么这么大劲儿啊?

  甲:我认识您,您不是赵炎嘛。

  戊:啊!不……我哪儿赵炎哪?

  甲:你不是赵炎吗?

  戊:再好好看看。

  甲:怎么看……我看不出来了。

  戊:您的眼睛怎么啦?

  甲:我眼睛在那儿歇着呢!

  戊:我呀,姓嘴。

  甲:姓嘴?叫什么呀?

  戊:叫嘴呀!

  甲:你叫嘴嘴?

  戊:没听说过!

  甲:嘴嘴……

  戊:不像话!我姓嘴、叫嘴,全名还是嘴,我就是您这张嘴。

  甲:哦!你就是我这张嘴?

  戊:不错。

  甲:我这嘴可够富态的。

  戊:嘴大吃八方嘛!

  甲:您上这儿干吗来啦?

  戊:这不多日不见,怪想您的,我来啃啃你呀。

  甲:哎……你拿我当羊头肉啦?

  戊:亲热亲热嘛!

  甲:有这么亲热的吗?你们这五官全上这儿干吗来了!

  戊:这不给您道喜来啦!

  丙:给您哪,祝贺来啦!

  丁:祝贺您,取得成绩呀!

  乙:祝贺您获得了荣誉。

  甲:我有什么荣誉?你们这么祝贺我呀?

  丙:哎?这您还不明白吗?

  甲:怎么回事儿?

  丙:不久之前,您被评为笑星之首。

  甲:啊,有这事儿。

  合:哎!

  丁:我可听说啦!

  甲:听说什么?

  丁:您还领了这么大一奖状。

  甲:您瞧我这耳朵真够灵的。

  乙:还发了那么多奖金。

  甲:你看见啦?

  乙:夜里三点半,您不还数一回。

  甲:谁数啦?

  戊:不,关键是您有了荣誉,我们想问问:您这荣誉呀,是怎么得来的。

  合:哎。

  甲:还是我这嘴会说话。荣誉怎么得来的?

  合:啊。

  甲:上级正确领导,同行的支持,观众们热情的帮助,加上我个人的一点努力。

  乙:我呢?

  丙:我呢?

  丁:我呢?

  戊:我呢?

  甲:坏啦!就这点荣誉不够也们四个分的。碍着你们什么事啦!

  合:嗯?

  丙:忘恩负义。

  丁:过河拆桥!

  乙:念完经打和尚。

  戊:吃饱了就骂厨子。

  甲 哪儿这么多废话啊!:

  丙:我可告诉您,脑袋!你所以取得这么大的荣誉,跟我们五官这哥几个发挥功能可有很大的关系。

  甲:五官各有各的作用啊。

  丙:那您说说,谁的作用大?

  丁:谁是五官之首?

  乙:谁该立头功?

  戊:这头份奖金归谁?

  甲:你说这问题我怎么解答?这五官全长我脑袋上,这是有机整体呀!谁头功,谁二功?谁拿头份奖金?我分不清楚啦!

  丙:胡说!

  丁:放肆!

  乙:无理!

  戊:撑的!

  丙:脑袋!我可告诉你,你所以当上头号笑星,那全仗着我这鼻子给你挺着呢。

  甲:跟你这鼻子有什么关系?

  丙:太有关系啦!

  甲:你说说!

  丙:你想啊,我这鼻子是你脑袋上唯一的一个呼吸器官哪,一天一呼一吸达万次以上,我有一天不干活儿,您就受不了。

  甲:是啊!你这鼻子就管出气的,你凭什么不干活呀?

  丙:白天咱就不说了,到晚上也一样啊。

  甲:晚上怎么啦?

  丙:你老人家躺在床上睡着了。

  甲:休息呀!

  丙:眼睛闭上啦!嘴也合上啦!耳朵也歇着啦!

  甲:对。

  丙:噢,就让我鼻子一个人值夜班啊?人家工厂都讲三班倒!你哪怕让我休息个十分八分的?

  甲 你休息一会儿,我就休克了。能休息吗?

  丙 再者说了,你从小长这么大,你哪时哪刻离开我鼻子啦?

  甲 这倒是,打一生出来就有这玩艺儿,这玩艺儿还原装的。

  丙 再者说,我这鼻子还是你脑袋上的嗅觉器官。

  甲 怎么叫嗅觉器官?

  丙 哎,有我这鼻子,你才能闻出来什么叫香,哪叫臭不是。

  甲 得靠我这鼻子来闻味儿。

  丙 哎。要没我这鼻子?

  甲 啊?

  丙 不客气地说:您——饿啦!

  甲 怎么样?

  丙 您就上厕所啦!

  甲 回去!我上那儿干吗去?

  丙 您闻不出味儿来呀?

  甲 行行,行行,您这鼻子很重要就是啦!

  丙 重要。那我得问问你:既然我这鼻子这么重要,那为什么在笑星领奖大会上,你发言的时候,对我这鼻子的功劳,你只字不提呀?

  甲 那我怎么提呀?我上来就这么讲:同志们!评我为笑星,主要得归功我的鼻子。锦旗你不用给我,您就挂我这鼻子上……这玩意儿挂得上吗?

  丙:反正我鼻子的待遇,您得重新考虑。

  甲:鼻子很重要。

  乙:胡说!

  甲:哎,你怎么啦!

  乙:怎么啦?他鼻子重要,我眼睛就不重要吗?

  甲:我没那意思。

  乙:我眼睛比鼻子重要。

  甲:怎么呢?

  乙:你的聪明,你的才智,全在我身上才能体现出来。

  甲:哎,对啦!人们都这么说嘛,马季聪明?所以聪明,就聪明在那双水汪汪的……小眼睛上啦。

  乙:你用我跟观众交流感情,用我表达喜怒哀乐。请问,没我眼睛,你能学文化、学知识吗?没我眼睛,你能表达喜怒哀乐吗?嗯?没我眼睛,你能看到这大千世界吗?嗯?没我

  眼睛……嗯!

  甲:什么毛病?

  乙:就这样,我还得为你的婚事操心。

  甲:这眼睛为我的婚事操心?怎么啦?

  乙:怎么啦?你们俩第一次见面儿,不是我眉来眼去把她勾住的吗?脑袋!我还告诉你,你们从恋爱到结婚干的那点事儿,我可全看见了。

  甲:你瞧我这缺德眼睛。

  乙:你要不对我好点,我全都给你说出去。同志们,今天我先说第一回吧。

  甲:别!你眼睛很重要,我离不开你。

  乙:对啦,你每天下班是谁为您认路的?

  甲:对对,真离不开这眼睛。

  乙:就是啊!

  丙:没关系,没关系!离开眼睛您照样能回家。

  甲:不行,没有眼睛我拿什么认路啊?

  丙:哎,用我这鼻子,闻着咱们就回去啦!

  甲:我长个狗鼻子?像话吗?

  乙:不行了,不是!你甭……您就对我好点儿,肯定我就报答您。

  甲:怎么报答我?

  乙:以后您再办坏事,我睁一眼,闭一眼吧。

  甲:我办过坏事吗?

  乙:我这眼睛很重要。

  丁:胡说!

  甲:你怎么啦?

  丁:刚才说什么啦,我可全听见啦!

  甲:是,你这贼耳朵什么听不见呢?

  丁:说什么,眼睛重要,我这耳朵可有可无吗?

  甲:我没那么说。

  丁:我这耳朵是您脑袋上的信息机构。

  甲:信息机构?

  丁:靠我这耳朵,给你传递信息,没有我这耳朵?你能听出来什么是音乐?什么是唱歌?什么是唱戏?“汪!汪!汪!”这是什么?

  甲:这个听出来啦!

  丁:是什么?

  甲:这是狗叫唤。

  丁:对呀,要是没我这耳朵,你以为你三舅唱戏呢?

  甲:去!你怎么说话呢?

  丁:从小长到大,听报告、听讲课、听说话、听音乐、听什么离开过我这耳朵?

  甲:嘿嘿!对对!耳朵挺重要。

  丁:别说这个啦,就连你谈恋爱也没离过我这个耳朵。

  甲:您怎么也提这事啊?我跟你耳朵有什么关系?

  丁:哟!你们总是亲亲热热,互相吐露爱慕之情,靠什么呀?

  甲:靠什么?就靠那嘴来表达。

  丁:靠嘴说?……说什么呢?

  甲:没听出来。

  丁:就是呀!要有我这灵敏的耳朵,你就会听得一清二楚。

  甲:说的什么意思?

  丁:她说呀!你小心点儿,我爱人在后边儿呐!

  甲:哎……像话吗?我第三者插足啊?

  丁:反正我对你是俯首贴耳啊。

  甲:嗯,耳朵对我不错。

  丁:可是你呢?

  甲:我?

  丁:你对我们三六九等,你对他们什么样?

  甲:对他们一视同仁呀!

  丁:一视同仁?你喜欢眼睛,给他戴上变色镜,让他臭美去呀!

  甲:那是臭美吗?戴眼镜保护点视力。

  丁:你给鼻子、嘴戴上口罩。

  甲:是啊,讲卫生啊。

  丁:给你脖子围上围巾。

  甲:是啊,爱护点儿嗓子。

  丁:给你脑袋戴上帽子。

  甲:戴帽子显得精神。

  丁:你给我耳朵买过什么呀?

  甲:哎,我还真没给这耳朵买过什么?

  丁:不买没关系,可是你不该把口罩带、眼镜腿儿,全勒我耳朵上。

  甲:你说,就这么点事儿他还抱委屈呢。

  丁:抱委屈!有件事儿你还最对不起我。

  甲:噢?什么事儿对不起你?

  丁:我们耳朵本来是亲亲密密一对儿,你非得一边一个让我们长期分居啊!

  甲:那……俩耳朵搁一边儿,那不成烧卖啦!

  丁:你甭管,你说清楚,一定得说……

  丙:别哭啦!没完没了,哭什么呀?

  甲:他委屈,碍着你什么呀?

  丙:他委屈我不管哪?你让大伙瞧瞧,这么会儿,他把我鼻子全都揪红啦!

  甲:别揪啦!人家不乐意啦!

  丁:你说我耳朵重要不重要?

  甲:重要!我离不开你。

  戊:胡说!

  甲:怎么回事儿?

  戊:我没说你,我说他呢!他说什么,我可都听见啦。

  甲:听见啦。

  戊:不像话!

  甲:就是。

  戊:他们这叫见荣誉就上。不明白道理,咱们是个整体。

  甲:对。

  戊:您这脑袋有了荣誉,大伙都有份儿。

  甲:您瞧我这嘴说的多好!

  戊:哪有为自己争功的?人家真正有功的从来不争功。

  甲:有功人家不争功啦!

  戊:你看我什么时候争过?

  甲:你现在就争上啦?

  戊:哈哈,我还用争吗?

  甲:你这不争呢吗?

  戊:我是什么呀?

  甲:你是嘴呀!

  戊:我这嘴对你来讲,最重要。

  甲:有什么重要的?

  戊:没有我这嘴,你说段相声我听听,说!

  甲:我拿哪儿说呀?

  戊:还是的!靠我这嘴吧?

  甲:对对。

  戊:你抽根儿烟,还得靠我这嘴。

  甲:拿耳朵抽,嘬得进去吗?

  戊:你喝点酒,还得靠我这嘴。

  甲:对对。

  戊:你吃点饭,也得靠我这嘴。

  甲:全靠嘴!

  戊:你说个瞎话,也得靠我这嘴。

  甲:哎……我说过瞎话吗?

  戊:反正我这嘴重要。

  甲:嘴确实重要。

  戊:笑星评比会上,评委说得清楚。

  甲:怎么说的?

  戊:说您口齿伶俐,那就是夸我这嘴。

  甲:对对。

  戊:说您吐字清楚,也是夸我这嘴呢。

  甲:也是这嘴。

  戊:说您嘴皮子利索,也是夸你这嘴呢。

  甲:对。

  戊:甭说这个,就是你和您爱人搞对象,也没离开我这嘴。

  甲:你怎么也提这个事儿?

  戊:多新鲜哪?你跟你爱人花言巧语,不得用我这嘴吗?

  甲:对,对。

  戊:你跟你爱人说点悄悄话,不得用我这嘴吗?

  甲:对,是用嘴!

  戊:你跟你爱人表示衷心,不得用我这嘴吗?

  甲:对……用嘴!

  戊:你跟你爱人亲热接吻……

  甲:别……别说啦!嘴下留情吧。

  戊:我这嘴怎么样?

  甲:好,不错,我离不开您这嘴。

  丙:我呀,不干啦!

  丁:我呀,请探亲假!

  乙:我呀,调离!

  甲:怎么啦?又怎么啦?

  丙:您说我这鼻子,辛辛苦苦的我落什么好啦?啊?你这脑袋偏心眼儿,你竟向着那嘴。

  甲:我怎么向着他啦?

  丙:嘿!弄点什么好吃的、好喝的,什么鸡鸭鱼肉、山珍海味、桔子汽水儿、奶油冰棍儿,你全塞那嘴里头啦!

  甲:我塞你鼻子里头,你消化得了吗,你呀?

  戊:行啦!鼻子。他再好吃的东西,我嘴没沾着边儿呢,味儿先让你闻跑啦!你还不知足哪?

  丙:哎?我先闻味儿,干吗你那儿流哈喇子啊?

  戊:废话!你要伤风,要感冒,这喘气儿,我还得替你顶着呢。

  乙:别说啦!你们俩吃香的、闻辣的,我眼巴巴的看着没我什么事儿啊?

  丁:对呀!我看还看不见呢?

  甲:行啦!没你们俩什么事儿,这里头。

  丙:这点好事儿,全落在嘴上啦!

  戊:行啦!你们光瞧见我吃香、喝辣的啦!你们谁生个灾,闹个病,喝点苦水、吃个药片,不全塞我嘴里头啦?我说什么啦?

  丁:对啦,这耳钉还扎我耳朵上呢!

  戊:是啊!把你耳朵扎疼啦,我这嘴还得咧着呢。

  乙:是啊,你一咧嘴,我还得挤眼泪哪。

  丙:那我鼻子直犯酸,我招谁惹谁啦?

  戊:凑合吧。

  丙:我问你,你抽烟的时候,你干吗那烟打我鼻子里头走?

  戊:废话!你过了烟瘾,我还没找你收烟钱呢?

  丙:我收烟钱?

  戊:啊。

  丙:我还没要你养路费呢?

  乙:得。

  戊:行啦,眼睛,你不错啦!他们家二十吋彩电就给你买的,我们谁看得见哪?

  丁:说得好!说的太棒啦!

  戊:还有你耳朵,他们家那几千块钱买的音响,就是你的,我们准听得着啊?

  甲:对,对。

  丙:瞧瞧,他们全有好处不是。

  戊:最可气的就是你鼻子,你不错啦!

  丙:我怎么啦?

  戊:你站最中间,我们全在边上围着你转,你还不知足,今儿伤风、明儿感冒、后儿闹个鼻窦炎什么的,也搭着他手懒点儿,流点清鼻涕全流到我嘴里啦,你拿我这儿当痰盂啊你!

  丙:我再问问你!

  戊:问什么?

  丙:这病从口入、祸从口出,是不是嘴的责任?

  甲:是你的毛病。

  戊:那你这鼻子麻木不仁、不闻不问怎么说呢?

  甲:对。

  丁:口若悬河、信口雌黄,就是你这嘴。

  戊:行啦!耳朵!你偏听偏信,耳边风,那就是你的毛病。

  乙:云山雾罩、造谣生事,说的是谁呀!

  戊:你这眼睛也可以啦!那社会上的红眼病就是你传染的。

  相声剧本相声剧本范文3

  洗澡趣谈

  人物:沈俊东 梅友仁

  故事梗概:

  沈俊东:亲爱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

  梅友仁:大家好!

  沈俊东:很高兴能够在这里跟大家说相声。

  梅友仁:很荣幸。

  沈俊东:你看大家都穿的干干净净的出来了。

  梅友仁:你这不废话吗?穿的跟要饭的似的也不可能到这儿来啊!

  沈俊东:都挺爱干净的哈。

  梅友仁:爱美是每个人的天性嘛!

  沈俊东:我知道每个人都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给异性。

  梅友仁:您又说哪儿去了?

  沈俊东:呵呵•••••就拿梅老师来说吧!

  梅友仁:说什么?

  沈俊东:其实梅老师就是一个特别爱干净的一个人。

  梅友仁:有那么一点儿洁癖。

  沈俊东:从穿着上就看得出来。

  梅友仁:干干净净的是吧!

  沈俊东:啊,整天都穿得人五人六的。

  梅友仁:什么叫人五人六的啊?

  沈俊东:就是人模狗样的嘛!

  梅友仁:人模狗样的像话吗?

  沈俊东:跟大家开个玩笑,但梅老师确是是一个爱干净的人。

  梅友仁:大家都知道。

  沈俊东:特别爱洗澡。

  梅友仁:洗洗人精神嘛!

  沈俊东:洗澡还特勤。

  梅友仁:喜欢嘛!

  沈俊东:半年一洗,半年一洗。

  梅友仁:谁半年一洗啊?那身上得多味儿啊?

  沈俊东:你洗完是精神了,澡堂管理员神经了。

  梅友仁:没有的事,你别搁这儿瞎造。

  沈俊东:大家都知道我不爱撒谎,你要不怕声誉扫地的话,我可给你全抖出来了。

  梅友仁:我身正不怕影子斜,你说!

  沈俊东:豁出去了哈,你只要不怕全世界人民都知道你这点儿事,我就说了。

  梅友仁:你说,我看你能编出什么来。

  沈俊东:好,前几天的那个清晨你还记得吧!

  梅友仁:怎么啦?

  沈俊东:这么快就忘了,好,我提醒一下你,那天刮着刺骨的寒风你去洗澡。

  梅友仁:我缺心眼儿啊怎么着?这么冷的天我去洗澡。

  沈俊东:您终于承认了。

  梅友仁:谁承认了?

  沈俊东:您去洗澡正好碰到我在晨练。

  梅友仁:好像真有这么一档子事儿。

  沈俊东:有吧?

  梅友仁:就算是有吧。

  沈俊东:我打眼一瞧,这不是梅老师吗?赶紧上前打招呼。我说,呦,梅老师,您这是干嘛去啊大早上的?

  梅友仁:我缺心眼儿呗。

  沈俊东:您有夸奖您自己了。

  梅友仁:我这是夸奖我自己吗?

  沈俊东:我一看梅老师,一手拿着没洗的衣服。

  梅友仁:没洗的衣服?那不如不拿了。

  沈俊东:要不就是将洗的衣服?

  梅友仁:我是去洗澡啊还是洗衣服啊?

  沈俊东:那您说拿着什么?

  梅友仁:拿着换洗的衣服。

  沈俊东:哦,一手拿着换洗的衣服。

  梅友仁:对。

  沈俊东:一手拿着砂纸。

  梅友仁:我身上生锈了还是褪猪毛去啊我,还拿着砂纸?

  沈俊东:那您那是拿着什么?

  梅友仁:搓澡巾。

  沈俊东:哦对,搓澡巾。其实我不认识那东西。

  梅友仁:那您别乱说啊。

  沈俊东:我当时就明白了,您是去洗澡!

  梅友仁:看出来了。

  沈俊东:您可真爱干净,上半年刚洗过,下半年又洗。

  梅友仁:我一年就洗两回。

  沈俊东:我想走您还不干,还非得让我帮您去搓背。

  梅友仁:就得好好使唤使唤你。

  沈俊东:没办法,谁让您脸皮厚呢?去吧!到了洗澡间,梅老师把外衣外套一脱洗澡去了。

  梅友仁:哎•••等等,我连内衣都不穿啊?

  沈俊东:我本来不想说的,您看您都问了。

  梅友仁:没什么要紧的,说吧。你要不说大家还以为我有这嗜好呢!

  沈俊东:这我可以作证,梅老师穿内衣了,您夫人也穿了。

  梅友仁:这不用你证明!还说这档子事儿。

  沈俊东:好,您先把外衣外套脱了,把内裤向上一兜,从头上就脱下来了。

  梅友仁:这是什么内裤啊这是?从头上脱下来。

  沈俊东:它的艺名叫无裆内裤。

  梅友仁:它还有别的名字?

  沈俊东:学名叫霹雳内裤!

  梅友仁:那管什么用啊?跟不穿有什么区别啊?

  沈俊东:您看您穿了这么久都不如我这没穿过的。

  梅友仁:您说说它还有什么用啊?

  沈俊东:这个无裆内裤啊,夏天可以做超短裙,穿着凉快;冬天提上来做脖套,穿着暖和。

  梅友仁:嚯,臊不臊气啊这个?

  沈俊东:人家就是这么设计的。

  梅友仁:行了,您接着往下说吧。

  沈俊东:刚才我忘了说了,梅老师喜欢淋浴!

  梅友仁:对!

  沈俊东:清水从头上浇下去,脚底下淌出一条小黑河。

  梅友仁:可不是嘛,半年才洗一次。

  沈俊东:洗完搓完,梅老师顿觉神清气爽,身轻如燕。祝贺您减肥成功!

  梅友仁:对于我来说这是能够减肥的!

  沈俊东:正当我们走时,管理员把我们叫住了。

  梅友仁:什么事啊?

  沈俊东:管理员就指着梅老师说(山东话):我说你这个人怎么搞的?怎么这么不讲究呢?那梅老师脾气暴啊!

  梅友仁:脾气有点儿大。

  沈俊东:那火‘腾’地一声就起来了,对着那管理员就是一顿说(好声好气地笑着),对不起啊大哥,不是,这怎么回事儿啊?

  梅友仁:我这是发火吗我?这怎么让人觉得我这么龌龊啊?

  沈俊东:(管理员)我说你这人多长时间没洗澡了?

  梅友仁:我上半年刚洗过。

  沈俊东:(管理员)没多长时间啊。

  梅友仁:一看就是同道中人。

  沈俊东(管理员)怎么弄的啊?

  梅友仁:到底怎么啦?

  沈俊东:(管理员)怎么啦?你把俺下水道给堵住了。

  梅友仁:嚯,这可真够厉害的!

  沈俊东:话不投机半句多,二人不多时便吵起来了,你一句:汪汪汪•••,他又一句:汪汪汪••••

  梅友仁:这俩人都不说人话了。

  沈俊东:对呀,我实在听不懂了,赶紧拦住,好声好气地跟人家说,大哥我从小受教育不高,您别讲外语了,您还是说中文吧!

  梅友仁:这受多高的教育他也不懂啊。

  沈俊东:那人也是义愤填膺,汪汪汪•••••,咱也听不懂啊,他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梅友仁:是啊,

  沈俊东: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梅老师站出来了说,啊,他的意思啊是说,这件事问我们怎么处理?

  梅友仁:闹了半天我懂狗语啊。

  沈俊东:协商了好一会儿,终于••••

  梅友仁:让我们走了。

  沈俊东:让我们帮他挖下水道,您好面子,我不能不管啊。

  梅友仁:把你叫来就是这个用途!

  沈俊东:哎呀,挖了三天三夜啊!

  梅友仁:啊。

  沈俊东:还没挖通。

  梅友仁:嚯,这个真够多的。

  沈俊东:到了第四天的时候终于挖通了,哎呀,整个一黑土高原啊。

  梅友仁:没那么夸张。

  沈俊东:挖完了,歇会儿。

  梅友仁:是该歇会儿了。

  沈俊东:这时候大南边来了一个白胡子老头,手里拄着一根崩白的白拐棒棍儿。

  梅友仁:绕不绕嘴啊你?

  沈俊东:那人凝视着这堆黑土,赞不绝口:八格牙路。

  梅友仁:这是骂你呢!

  沈俊东:土堆大大好。

  梅友仁:还是一日本人。干嘛呀这是?

  沈俊东:我还纳闷呢,我走过去问了一句,您这是•••••,那日本人看见我说‘老爸’

  梅友仁:老爸?

  沈俊东:哎!

  梅友仁:去你的,占我便宜!

  沈俊东:日本人真懂礼貌!

  梅友仁:那也不能乱叫啊!

  沈俊东:他问我这堆黑土要多少钱?

  梅友仁:这是我的。

  沈俊东:你别急!我说五毛钱一方。

  梅友仁:卖便宜了吧?

  沈俊东:我们合计了合计,能卖五十万!

  梅友仁:嚯,我身上的泥还真不少!

  沈俊东:我问他你要这个干嘛啊?他说垫地基。

  梅友仁:哦,盖房子。

  沈俊东:那行,我们两个可以签五年合同,每半年卖给你一次。(看着梅友仁)梅老师,拜托您了••••

  梅友仁:去你的,有这买卖我自己不能做啊!(走)

  沈俊东:哎~~您去哪儿?

  梅友仁:我去那洗澡的地方守着,看那日本人在不在?

  沈俊东:我跟您开玩笑呢,您等等!

  剧终

本文来源:http://www.hnzsgy.com/gerenjianli/116464/